下拉阅读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七十七章 深入(四十五)

  “为什么?”

  岳秋着着这些杀气腾腾的壮汉,眉头微微蹙起,这些人武道根底极为扎实,都有武道大师的实力,再加上那位准圣和眼前这个面具人,实力确实不弱。但是,她不觉得彼此应该是敌人,听其语气,既然是长老会和三大世家的敌人,自然没有成为对手的道理。所以她不知道这个面具男的脑回路是怎么个意思?

  “你见过我了。”

  面具男说道:“如果你加入,那就是自己人;如果拒绝,那就是敌人,只有死了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寒意,身形蓦然后退,而环伺在他周围的那些部下立即上前将他护在身后,如临大敌……那可是杀了三个准圣的美女,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而那百余名壮汉则大声呼喝着向岳秋杀了过来。

  岳秋眼中闪过一抹冷意,‘轰隆’一声雷音乍响,身形陡然飞起,身体表面就像是有电光流动似的。

  砰!砰!砰……

  身影所过之处,那些手持利刃的壮汉向四面八方抛飞,竟然连惨叫都难以发出,顷刻间,岳秋已经冲出包围,在身影远去之前,她回头看了那面具男一眼,目光中颇有嘲讽之色……这纯粹是那面具男的臆想,岳秋其实是在琢磨要不要一劳永逸地将他拿下。

  但是,虽然她与苍鹫部落没有什么恩怨,可那个什么长老会和三大世家竟然通缉玥姐,那是绝对不能忍的。要说现在对长老会或者三大世家做皯什么,还有点儿早,但这伙人既然是对手的对手,那就……先活着吧。

  砰!

  眼看雁千惠扬长而去,面具男狠狠地一跺脚,他没有让人去追杀,因为根本追不上人家,而且……他看了看地上那十几个昏迷不醒的手下,也是有些无奈地挥挥手,命令带上这些人速撤。

  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又何必……面具后面出现了一抹苦笑。

  ……

  “坐吧,有什么事?”张嘉玥看着眼前的葛氏管家,倒是没有因为对方的身份有所怠慢。

  “因为家主如果出面的话,太过显眼,容易引人非议,所以才派我过来与您洽谈。”葛氏管家恭恭敬敬地说道,姿态放得很低。

  “非议?”

  张嘉玥笑了笑:“一手钱,一手人,有什么可非议的?”

  “可以请教您怎么称呼吗?”管家问道。

  “我姓张,你可以称呼我……张指导。”张嘉玥问道。

  这称呼没问题,她现在在冒险团里的身份就是战术指导,虽然实际上她是老大。

  “呃,张指导,钱我带来了,但按照老爷的吩咐,少爷可能还需要在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管家恭敬地说道。

  什么?

  张嘉玥和依然被绑在角落里的葛春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忠叔,你什么意思?”葛春急了,竟然被绑着手一跃而起,冲向那位管家。

  “老实点儿。”旁边一名老秦战士一只手扣住了葛春的肩头,他挣扎了半天也没挣动,只觉得肩膀上像是扣了五只钢钩一样,但这小子现在的表现倒是不错,硬气了许多。

  张嘉玥倒是没说话,只是看着忠叔,像是在等他解释。

  忠叔也没多说,取出了一张支票,恭恭敬敬地递交给张嘉玥。

  苍鹫部落的支票有些跟清末民国时期的票据相仿,但面额是最重要的——11亿贝币。

  “多了些。”张嘉玥可不认为对方是不识数,或者笔误。

  “一亿是赔付赎金。”

  忠叔缓缓说道,“家主让我全权代表,希望能够和贵团达成合作关系,家主叮嘱,是全方位合作……”

  说完,他有些紧张地看着张嘉玥的神情。

  张嘉玥依然面色恬然,打量着那张支票……良久,她才开口说道:“看来葛家主确实是信任先生。既然葛家主有此诚心,我们当然同意,不过嘛,合作细节我希望和葛家主亲自谈一谈。”

  “这是当然。”忠叔连连点并没有。

  张嘉玥这边,秦奋等人对她有着迷一般的自信,所以做出什么决定都是支持的,但对于葛春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这就把他给抛弃了?

  是的,在葛春看来,他就是被抛弃了,而且抛弃他的居然还是他老子……这是亲爹吗?!

  就在张嘉玥跟葛家洽谈合作事宜的时候,三大世家在月城的势力也得到了冒险团张嘉玥她们的消息,经过反复确认之后,三大世家开始集结力量准备彻底解决这股莫名出现的势力。

  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成功签下合作协议的张嘉玥等人也一股旋风似的冲出了月城,她们一人双骑,策马狂奔,赶去和秦莫带领的大队伍会合。

  月城是如此庞大的黑市势力,可以想像对长老会或者三大世家的服从度有多少了,而且月城各方势力十分默契地放任张嘉玥等人离开——死道友不死贫道,他们没有什么可激动的。

  而勇士冒险团的相关资料,也随即摆在了长老会和三大世家的案头,一系列的命令也跟着下达。

  首先是菊城方面,要求菊城的部队立即清剿勇士冒险团的基地;而在月城和菊城之间的各个城市,也都接到了围剿张嘉玥她们这支队伍的命令……莫名其妙的战争风云突然席卷了大半个苍鹫部落,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这段路程。

  一千名武道实力强大的武道师,能爆发出怎么样的力量?!

  ……

  十余名阎城守军派出的侦察后,懒洋洋的策马向前。

  阎城也是位于月城和菊城之间,城里没什么危险,但出城十里之后,基本上就是一个三不管的区域。

  侦察兵门缓缓的前行,但小眼神却是十分的灵动,四面张望。

  这一片区域,因为多年以来都是处于三不管地带,加上之前血屠马贼轩还在的时候,也经常通过这一条线路出山洗劫周边城市,因此四周的一切,都是都是冷清凄凉,山间林边有些残房废田,但是都没有什么人烟。正常来说,现在应该是春耕正忙,要追肥,要除草的时候,但是这些田亩都是早就荒废的了,只有高高的野草,没有一颗庄稼。

  如此险山恶水,如此乱世景象,周围又无大股敌军,加上这些侦察兵也不过是例行公事,毕竟是上面传下来的命令,所以多少要派出一些侦察兵来查看一下周边的情况,但是……不过是千八百的人,哪里有那么可怕?再说了,大道千千万,怎么就一定会往这里跑,他们不知道自己被通缉吗?怎么可能往城市上撞。

  所以这十来个侦察兵,也都放松得很,懒洋洋的没有什么临战的紧张精神。走一阵,歇一阵,谈谈笑笑,只是缓慢的查看着周边的情况,等到了地头之后,便掉头回去,算是完成了一天的哨探责任。

  这些侦察兵,其实都是培训出来的,他们原本是骑兵,后来为了加强情报方面的工作,便把他们调来当了侦察兵。骑兵并不一定都是侦察兵,但好的侦察兵一定都是骑兵出身,但双方的待遇真的是太不同了……骑兵是老爷,侦察兵根本就是奴才。

  这样清苦的行军,对于这些半途转职的家伙来说,实在是有些难受,毕竟风餐露宿的日子,不是人人都能甘之若饴的,再加上日日在马背上劳顿,就算是这些哨探骑术颇为娴熟,也是渐渐的有了些怨言。

  严格来说,侦察兵因为工作强度较大,也比较高风险,所以在军队当中,待遇向来都是往上看的,甚至有时候还有些特殊任务津贴,但问题是这样的标准是和普通兵卒相比较而言的,但骑兵是特殊兵种,其标准可以说是整个部队最高的之一。

  阎城的剿匪部队是由一名叫做庆月的将军统帅,他率领军队出城搜索那支队伍,但速度并不快,一板一眼,按照标准行军的路程,一天十里,决不多走,到点了就安营扎寨,热乎稳妥到了极点,也导致了庆月两三天过去了,依旧还在阎城四十里的范围内打转。

  真不知道,要在这里耽搁到什么时候,大家虽然懒洋洋的都不大想打仗,这个时候都想早点打完,早些回城,反正来这一趟也是被强迫要求的,并不是这些人心甘情愿就来的。

  一行人上了个土坡,带队的小队长翻身下马,捶着有些气血阻碍的腿,不由得就抱怨道:“他娘的,天天走,天天看,这些个破烂地方,有个屁好看!有个屁敌人!算了……不走了,就这里吧,还有什么吃食的没有,拿出来对付一下,填些肚子,虽然也没什么好吃的,多少不饿就是!”

  另外一个侦察兵摸着脑袋,有些傻愣愣的说道:“我们就在这?不往下走了?这要是被上面知道了,岂不是要挨鞭子的?”

  小队长只是狠狠瞪了手下一眼:“鞭你妹的!我不说,你不说,大伙儿都不说,谁他娘的知道我们只走到这?反正这条路来来回回走了几天了,什么鸟毛都没有!你要愿意跑,你自个往前跑一趟,说不定跟那些匪徒来个脸对脸,立下大功。”

  小队长一说,剩下几个也七嘴八舌的说道:“就是,就是,都是鸟不拉屎的荒山野岭,连个人都没有,连口好一点儿的水都喝不到一口,谁他娘的爱往前跑谁就是傻子!反正差不多看着日头往回走就是了,大家都不说,有谁能知道我们走了多远?”

  “他娘的,早就应该这样了!这天天跑的,腿肚子都细了!”

  十余名侦察兵纷纷下马,牵马只是走上道旁山岭高处。山风一吹,身上闷热的汗水都干了,个个都是觉得身上一松,有的人还将武装带解了下来,随手扔在地上。摘下水壶,拿下干粮袋,就倒出里头炒豆子来填着肚皮,顺便也塞给战马几口。那小队长看着手中的炒豆,更是发着牢骚:“看看这都什么玩意?吃完一步一屁!这是他娘的给人吃的吗?这帮吸兵血的家伙!”

  几名侦察兵一屁股坐下,摊着双腿,另外几名侦察兵凑在一起,叽叽咕咕的说起什么,然后眉飞色舞的流露出只有男人才特有的大猪蹄子的神色。

  “老王,昨天我看见你跟着张家寡妇的家里去了!哈哈哈,爽是不爽啊?”

  那个老王也哈哈笑道:“什么爽不爽,要腚没腚,要腰没腰,要不是我瞧她可怜,也不会去找她!”

  老王说得声音大了些,就连一旁的小队长也被吸引了过来,笑骂道:“你个人渣!就那样你也能下得去手……”

  但是就在此刻,不知道是谁,手中的水壶‘咣当’一声落在地上,却并不拣起,只是指向远处:“队长……你看那个……队长!”

  那小队长笑骂一声,似乎有点舍不得刚才那个话题,但是看着部下的异状,不由得笑容一僵,起身转头张望了一眼,就顿时变得目瞪口呆起来。

  当侦察兵的,视力都要好,日间可以观敌人驻营和队伍,夜间可辨数十里外灯火,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一双利目,顿时将眼前的景象,就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一群群衣衫破碎的溃兵,互相扶持着,远远的拖着脚步,缓缓的行来!

  站在高处,甚至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除了少部分人,大多数人都是身上带伤,武器都不知道扔哪儿,人人都是神情木然,只是跌跌撞撞的朝前走。

  “他们是什么人?”一个侦察兵愣愣地问道。

  “废话!你没看到是穿着我们的衣服?”旁边一名老兵骂道。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七十七章 深入(四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