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 进退维谷

  仔细打量着这整今后殿的空间。

  那些密密麻麻的符文阵图,岳羽只是扫了一眼,将之用智能系统乌平来之后,就再未卓在真。反集芒些集真符篆。他见过的就只有不到四十分之一。即便是再花上几个同时间去研究,也未必能懂。

  而紧接着吸引他目光的,是位于这殿堂后侧的一面银白色的圆形金属框,形状类似于镜子的境况,然而其间却是中空。

  不过最令岳羽注目的,还是这银色镜框之下。那个以之为核心汇拢的符文【身单独组成了一个灵阵,却有与整个护府大阵紧密连接其中有很小的部分,与愧儡的魂控之阵可说是极其相似。此外那银白色镜框的正上方中央出,也确实是内嵌着一块巴掌大小紫色玉片。

  “难道说这就是这个大阵的灵阵中枢?”

  联!闪现讨泣个念头,岳羽大步走了过尖。然后用年触摸儿哪帆玉在这上面与大殿和后殿的外门同样,有着一个水属灵力为主的封禁,估计需要特殊的法决才能打开。不过岳羽也懒的管这么多,一片五色神光从他指间洒出,他的魂识之力,已是毫无阻滞的侵入其内。

  而就如之前他看过的那片,记录有十余邪道功法的紫册玉简一般。当岳羽的魂力刚刚探入其内,就有这着一股意念,灌入他的脑内。只是在强度和量方面,远远比不上前者。

  岳羽细细委看其中所携带的信息,然后不出意外的,发现这魂玉、除了有紫册玉简的作用之外,也是整个护山大阵的控制中枢。

  而那信息中所携带的,正是调控大阵的一些法决和要领。

  而当那最后几段信息,被他浏览到时。岳羽的眼里满是惊奇地,看向了身前这个银白色镜框。

  “原来这东西。竟然是用来发动千里照影之术的法器”

  ※※

  密林之外,随着一系列的灵力异变,褚云的面上,已经是沉凝了如水此玄不止是他,附近凡是灵知稍微强一点筑基之下修士,此玄眼里都是掩不住的惊慌和愕然之色。

  “叔。这怕是有些不对劲!”

  左荣皱着眉,看向了这附近。他的魂力不算出色,可从这附近的景况变化。也能察觉到情形的异常【来整片山丘地,此刻都是在视觉上发生偏转。虽说这情形只有不到三次,而且都是在瞬间之后,就已变回原状且极不明显。可是像他这等先天宗师,对外界环境变化的感知向来敏锐。这些异状普通人可能察觉不到,却绝瞒不过他。

  褚云却没有答话,眼睛仍定定不离的看着前方。他察觉情况有异的时间。还要在更早之前。那幻阵中的灵力,已经是再次充沛了起来内里的那些灵力激荡,更是全都平复了下来,变成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蹙眉凝思了良久,褚云目内的忧色和疑惑是愈来愈浓。

  “当然不对劲,这别府已经有人早我们一步已经进入其内,而且多半已经控制这个护府法阵的中枢之地。这次却是我失算了”

  “怎么可能?他们是怎么进去的?”左容几人,皆是齐齐色变。这里几天以来,从天上地下,都无不被雪隐门乘云门那几家势力,日夜不休的看的死死的。其他人即便是金丹级的修士,只怕也难以无声无息的闯进去。

  “有什么不可能?那人刚才不就在试验如何操控这整个大阵?”

  褚云唇角冷然微挑,不过心里的疑虑同样浓厚,那个,正在试图掌控这个大阵之人,到底是怎么钻进着看似牢不可破的靖海宗别府?

  而相比这忧疑,他此刻心里的登却更加的浓厚。靖海宗设置的幻阵精妙异常,有人操纵和无人自主运转之间,威力绝不可同日而语。慕希瑶闯入这阵中,风险可说是更添一倍!

  再想及那地下之人,既有无声无息进入洞府的本事,其实力必定不凡。褚子只觉自己的心脏,猛然把人一抓。

  无尽的恐惧感,在他胸内潮涌而起。那什么宝藏,什么灵丹他都不要也罢,他只求自己的师妹,能够完整的回来!

  同一时间,在幻阵之内七里左右。慕希瑶也是微蹙着柳眉,四下里扫视着。眼前的情景‰刚才并没有什么不同。她也能看到,不远处那几位同阶修士的气息和灵力波动。可她却本能的,感觉情形有些不妥。

  这是来源于几分钟前;那一刻她感觉附近本来已经在衰退中的水属灵力,骤然之间却又重新充沛了起来。她原本以为这同样是这灵阵禁制给她制造的幻觉,也在当时就打出一道破幻符在此后,果然那周边的灵力≈重新恢复了衰弱。

  可这一刹那间的安心,慕希瑶心里只维持了十分钟时间。开始还不觉异常。可是渐渐的,她又觉得有些不对胸内更渐渐的有心境肉跳之感。

  “避水”。

  “破缸”。

  “静神!”

  一连三道符篆打出,随着身周那些水灵』再一次排开。脑内恢复清明。慕希瑶再仔细看了眼前,却仍旧是一点异状都没有。符篆发动之前和符篆发动之后唯一的变化,只是视觉上的差异。可在这幻阵中,却仍属正常。

  防:感谢大家种!另外再求推荐,再拜求些月票!只为继续拉开安全距离一,

  第一百八十六千丝雪剑“这三颗九转灵寂丹,我全要了!”出乎所有人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声音。自几人身后响起。言语间并无太多霸气。可那理所当然的意味。却让众人心内一阵冰凉惊栗。

  而就在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气息已走向那装有九转灵寂丹的瓷瓶席卷而去。

  郝艺与莫宁二人稍稍迟疑,差了半步没有做出反应。耶成和沙千军上官金颖三人却皆是齐齐皱眉,各自凭空发出一道内劲阻拦。

  前二者是年纪尚轻,对于此物并不是太急,可对于垂垂老矣的他们而言,修为在短期内若再无什么突破性进展。那么即便是修炼灵虚境炭峰,也不过就再多十年的寿梦而已。

  先天引气入体之上的修士,寿命在一百到一百六十岁之间灵虚境的修士,却足可把受命提升到二百到二百九十岁左右。

  可到了金丹,寿命却又有跳跃性的提高。四百五十到七百五十岁的寿命,可说是凭空翻上一倍。那时候即便是在这北荒真正开宗立教,也尽有资格。以客卿身份,无论是加入哪个大派,对方都会是扫榻以待。获取资源的手段,怎么也比如今要强。

  而若有晋升元婴的机会,那可就是真正的长生。即便是不幸陨落,也有保持今生记忆。转世重修的可能

  这个机会。几人又岂会轻易放过?若无必要,他们打心里都不愿在浮山宗之外,再去得罪太玄宗。可这时候,却还是不能不争!

  不过此刻包括帮成在内,三人的想法,却都还是不想与此女正面冲突。拦下之后若是能以言语说动化解。那是再好不过。

  可就在下一个瞬间。三人就只见一道携带着无数冰灵的白色寒气。以慕希瑶为中心,向四周扫荡开来。无论是已经动手的的三人。还是郝艺与莫宁〖在其攻击范围之内。整个小楼之中,地面一层层薄冰,也随着那冻气而蔓延。

  部成微微一怔÷意识的用脚一踩,一层层密实的树木拔地而起,将身前挡得严严实实身旁的木人愧儡,也是在心里紧兆大起的第一时间,就已掠空而起,攻向了那冰环的来源。

  不过半途之时。郭成却猛地一醒。从须弥空间里随手取出两张静神符和破幻符打出。然后就只见运卜楼之内,哪有什么冰环和寒气?慕希瑶依旧是身姿傲然的立于原处,丝毫都未曾有动弹。

  这一刻他几乎把口腔里的几十颗牙齿妖碎,心里怒极。方才上官金颖出言之后。众人迟疑犹豫之时,竟又被那幻觉所乘。没有发觉这楼的水灵又一次由弱转强,被那人再次算计了一把。

  部成先是意欲收手。可当他发现身旁几人,甚至包括郝艺与莫宁在内都已出手时,却又微一犹豫。到最后干脆咬了咬牙,催动着木人傀山儡加快了速度。

  而此刻的慕希瑶。却是冷然挑起,先是深深的看了小楼左上方一眼。在然后身旁的那白色飞剑。已是化作千条细如发丝的银色丝线,蓦地爆发了开来。以横扫一切之势向四下里扫荡而去。凡是所过之处。无论到底是何物,都被其有如泥如木板削切开来。

  郜成目内闪过一丝惊色,他的心念一转。一个青色的圆珠,已是挡在了自己身前随着他催动着灵力,无数条细细藤条。亦从地面伸展了出来阻挡耕缠着那些无恐不入的细丝进入那成的身周。虽基本都是触之即断,可却成功的将那些银色拖延住。

  而同时间那圆珠也会出一层淡淡的青色光盾,将郗成的身影护在其内,使得那银丝哪怕是一二漏网,也一时无法穿透。

  不过随着这灵力和气劲激荡的不断加剧,整个藏丹馆,却是再无法峙,发出一声咯吱吱的声响。

  而当沙千军那边一声爆喝,蓦地万千剑华闪耀而起,将那些银丝一一挡开之时。

  这个历经数千年历史的楼阁,却是再无法峙的住,轰然踏裂了下来。

  在水镜之前。岳羽先是被慕希瑶那冰寒无比的目光,盯得全身一阵发凉紧接着。当那藏丹馆彻底崩裂之时,心底也猛地一沉、

  怎么说这木楼也是被护府法阵加持过,用的材质更是绝佳。却竟是挡不住这些人这一击的劲风余波,其实力也未免太有些恐怖。

  原先他还有些不信那个羲皇符师会的那个莫宁,说是三两日内将别府攻破的情形。可眼下看来,只怕对方还是最为保守的估计。

  “如此看来。只怕那浮山宗或者玉皇宗的人,只怕来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快些”心里这般想着,岳羽脸上却是一声苦笑。也不知自己到底是该喜该忧,若是来的太快,那么他想要逃生的话,只怕也同样是困难已极。

  不过转瞬之后,他的注意力,又转回到了那水镜之中。

  “这女人的玄兵也不知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这般厉害!还有刚才”

  想起了那眼神,便连岳羽这个也不知经历(下载:炫书-3U)了多少险境之人,此刻也是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就在他思绪电转之际,那因藏丹馆崩坍而引发的烟尘,已是彻底散去。不过失去了那法阵禁止的约束,那剧烈的灵力震荡和气劲波动,则是广达千丈。

  岳羽有魂余和大阵相助,即便是视觉受阻,他的灵觉也能感知其内发生的一切。可冉力和岳冰倩二人,却必须依靠那千里照影之术不。

  而当视线重新恢复清晰的那一瞬间,他们第一个看到的影像。就是慕希瑶疾追着上官金颖而去的身影。她手里拿着一条由那万区丝汇聚而成的丈二长枪,一枪枪刺向对面那老妇人的周身要害所在。她明明是女子之身。可此刻气势之浩盛却宛如绝世之猛将。任凭上官金颖手里的那柄也算是九品玄兵的宝剑如何遮挡反击,都无法阻止住慕希瑶的前突之势,以及自己步步后退险情环生的境况二人之间那声声如炸雷般的气劲爆裂,也直接将两侧的馆舍房屋全都一一粉碎!

  虽未有那大型道法的惊天动地之能,可是量和灵力却更为凝聚集中,而破坏力也强横到了一个普通人所远远无法思议的地步。

  “这个世界,居然还有这般剑法枪术!”

  岳羽的身形猛然耸立而起。眼睛定定不离两人交战的身影分毫。冉力和岳冰倩二人只能从水镜观看自然是无法察觉,可他通过这护府大阵,灵力却可无孔不入的散发开来,察觉到交战现场那边的每一点灵力变化。

  慕希瑶的枪。虽是无数次刺在空处,然而却总是恰恰将上官金颖以剑术发动秘法的过程打断上官金颖的每一次反击,也同样是在刺裂扫荡开慕希瑶身周灵力汇聚最盛之处。以肉眼看时似是有些莫名其妙,然而恰恰是最精妙最精华之处!而二人对时间的把握和抢占,也无不都是精准之至!

  看着那不断闪现又消逝的银枪桨,岳羽在感觉一扇大门在他眼前打开之时,也感觉自己三天前的想法,是分外可笑。

  自己何德何能。竟敢与这等人物争锋!

  郝艺与莫宁二人的身影。此刻却已是被慕希瑶枪尾出那些流散出来的几百银丝围在其内。在那银丝围攻之下,竟是连半点反击之力都没有。无论他们发出何等道法,都会被那慕希瑶以银丝巧妙地切断那天地之灵的汇聚过程,只能以层层防御符法死守而已。

  二人皆是眼下犹豫不决之色,虽都是还有保命的底牌,可却均不愿在眼下就拿出。不过就在此刻。郭成却是一层虎吼,他那被银丝击打的步步后推的机关木人。骤然扑向身后,将攻击着部成的那些银色丝带都紧紧的抓在手中。这木人身影虽如成*人,可浑身量却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 进退维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